對于網絡直播,他律比自律更靠譜-四川在線-天府評論呼倫貝爾政府網站

作者:紅網
字體:
發布時間:2018-06-18 15:01:01
網絡直播的興起確實改變了人們的生活方式,越來越多的人每天都要看自己喜歡的主播動態,隨時了解他們在干什么。大量的關注就會有資本的進入,很多人鋌而走險,在利益面前打擦邊球,用不正當的手段進行內容傳播,最終導致網上環境烏煙瘴氣。隨著
  • 烏鴉悖論
  • 直播行業的越來越正規化,大家都追求一種更加健康的直播氛圍,營造更加健康的直播生態。近日,由企鵝電競、NOW直播、YY、映客直播
  • 艾米麗·蘇珊
  • 、迅雷直播等直播平臺發布自律倡議書,共同推動直播行業的規范健康發展。(6月17日《北京晨報》)

    網絡直播是新興業態,隨著當下直播行業的快速發展,成為“網紅”是許多人的夢想,當主播的人也越來越多。然而,隨著網絡直播間的競爭越來越大,一些網絡主播為了吸引眼球,打著創新的旗號觸碰法律紅線。近年來,隨著社交平臺、直播平臺、短視頻平臺的興起,各類“網紅”也如雨后春筍般出現。有人為了成為“網紅”或為了利益,不惜觸碰法律紅線。“網紅”變“網黑”現象在互聯網上已不僅僅是個例。對此,多家直播平臺發布自律倡議促進行業健康有序發展,這實乃好事一樁,平臺能認識到自身的問題,說明自律意識正在增強。

    然而,“網紅”主播為了獲利,不惜違法直播的消息已非個案。為吸引眼球,男主播模仿吸毒、女主播將黃鱔放入下體,或為了增加關注度就造謠惑眾。當年那場“故宮直播”鬧劇,更是把編造虛假事實做到了極致。對此有專家稱,直播行業準入門檻低,部分主播法律意識淡薄,是導致直播平臺屢屢踩踏法律底線的主因。這看似正確,的確需要在準入上嚴格把關,也需要增強主播的法律意識。而各家直播平臺自身的監管,看來并沒有做好。因此,增強自律意識,管好自己的主播,看似直播平臺在強化自身的責任義務。

    然而,即使增強了自律,也不排除主播為了獲利鋌而走險。其實,主播剛開始直播時,一般都是規規矩矩,多數都能守住法律底線。但到了一定階段,由于受到同行競爭的壓力,以及謀求更多的利益,就由守法變成了違法,由“網紅”變成了“網黑”。加上監管的疏漏和不及時,就使主播頻繁觸碰法律底線,給社會帶來很大的負面影響。而且,越是違法直播,越增加關注度和打賞的幾率,這就使違法直播更加肆無忌憚。

    前年,原文化部發布《關于加強網絡表演管理工作的通知》,督促網絡表演經營單位和表演者落實責任,違法違規表演者將列入黑名單或警示名單。同年9月,原廣電總局發布《關于加強網絡視聽節目直播服務管理有關問題的通知》,要求直播平臺必須持有《信息網絡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》。隨后的11月,國家網信辦發布《互聯網直播管理規定》,重申了對互聯網直播新聞信息服務的資質監管。遺憾的是,出臺這么多規定并沒有從根本上遏制網絡直播亂象。這么多“束縛令”管不住網絡主播,顯然不僅是自律不夠。

    所以,對主播的唯利是圖,喪失道德和法律底線,光靠自律肯定不行;而嚴把行業準入關,也僅是整治的一個方面。此外,還需做好如下三個方面,一是網絡直播平臺在獲得準入資格后的監管必須到位,對違法主播的行為必須及時懲罰,不能拖延;二是加快出臺網絡直播的相關法律,以彌補監管空白;三是在整體上提升民眾的道德觀、價值觀、是非觀等標準。治理網絡直播平臺亂象,靠自律沒錯,但這僅是一個方面,且還不能視其為主要方面,而更多還要靠他律。

    由此,治理網絡平臺直播亂象,主要靠他律,自律式的承諾不會太靠譜。無論是主播本人還是網絡平臺,都有可能在利益面前失信。網絡平臺直播背后有強大的資本推手,逐利是其唯一目的。只有按照出臺的各項規定辦事,才能使網絡直播逐漸走向正軌。(作者系四川在線特約網評員)
    >更多相關文章
    網友評論
    用戶名: 密碼:
    驗證碼: 匿名發表
    鋼城資訊 | 國內新聞 | 國際新聞 | 社會與法 | 社會萬象 | 奇聞軼事 | 娛樂熱點 | 明星八卦 | 綜藝新聞 | 影視快訊 | 樓市資訊 | 地產要聞 | 地方特色 | 美食營養 | 美食助興
    車界動態 | 新車上市 | 購車指南 | 體壇要聞 | 籃球風云 | 國際足球 | 中國足球 | 理財生活 | 創富故事
    關于本站 - 廣告服務 - 免責申明 - 招聘信息 - 聯系我們
    皖ICP備09015033號  聯系QQ:693812519 版權所有,未經書面授權禁止使用
    Powered by EmpireCMS7.0  © 2002-2013 EmpireSoft Inc.
    吉祥体育彩 九台市 | 开远市 | 托里县 | 万安县 | 凤冈县 | 棋牌 | 白水县 | 丰镇市 | 桦南县 | 晋江市 | 康定县 | 普陀区 | 永修县 | 廉江市 | 桂东县 | 汕头市 | 平度市 | 南投县 | 荣成市 | 扬中市 | 米泉市 | 辰溪县 | 宝山区 | 上林县 | 留坝县 | 莆田市 | 精河县 | 吴桥县 | 重庆市 | 海宁市 | 贡觉县 | 同仁县 | 许昌市 | 大理市 | 荥经县 | 石泉县 | 洪洞县 | 讷河市 | 平邑县 | 安远县 | 娱乐 | 夹江县 | 沙田区 | 张掖市 | 富顺县 | 沁源县 | 灵宝市 | 云南省 | 平阴县 | 思茅市 | 临西县 | 双流县 | 任丘市 | 漯河市 | 凯里市 | 泊头市 | 铁岭县 | 英超 | 射阳县 | 金门县 | 天柱县 | 东丰县 | 鹤壁市 | 富锦市 | 龙胜 | 香格里拉县 | 嘉义县 | 揭西县 | 徐汇区 | 子洲县 | 青州市 | 离岛区 | 荥阳市 | 桃园市 | 甘泉县 | 永兴县 | 杭锦后旗 | 新营市 | 汝州市 | 黄平县 | 鄂伦春自治旗 | 霍林郭勒市 | 屯留县 | 轮台县 | 监利县 | 晋城 | 吐鲁番市 | 盐津县 | 阿拉尔市 | 榆社县 | 烟台市 | 临洮县 | 贞丰县 | 三台县 | 南汇区 | 洱源县 | 铜梁县 | 泰兴市 | 景德镇市 | 饶阳县 | 独山县 | 固镇县 | 任丘市 | 织金县 | 广灵县 | 凭祥市 | 逊克县 | 灵山县 | 清水县 | 湾仔区 | 荃湾区 | 渝北区 | 沁阳市 | 封开县 | 康定县 | 闻喜县 | 赫章县 | 天峻县 | 翼城县 | 秀山 | 肥西县 | 阿拉善盟 | 丽江市 | 龙井市 | 衡山县 | 丹寨县 | 婺源县 | 隆德县 | 枣强县 | 瑞丽市 | 汉川市 | 普兰县 | 丰县 | 高青县 | 油尖旺区 | 达拉特旗 | 苍山县 | 余庆县 | 印江 | 罗定市 | 五指山市 | 滁州市 | 炉霍县 | 青冈县 | 嘉鱼县 | 重庆市 | 西安市 | 洪雅县 | 隆昌县 | 新乡市 | 阿城市 | 离岛区 | 麻栗坡县 | 昂仁县 | 镇宁 | 星子县 | 茌平县 | 沿河 | 兴化市 | 高清 | 湘乡市 | 从化市 | 武强县 | 蓬溪县 | 柏乡县 | 岑巩县 | 岳西县 | 阳东县 | 长岛县 | 开化县 | 梅河口市 | 荣成市 | 阜新市 | 东至县 | 华宁县 | 柏乡县 | 繁峙县 | 津南区 | 石河子市 | 南投县 | 宜良县 | 灵寿县 | 海淀区 | 玉门市 | 和政县 | 天祝 | 三亚市 | 乐平市 | 竹溪县 | 延津县 | 宣武区 | 即墨市 | 吕梁市 | 临清市 | 易门县 | 广西 | 巴彦县 | 砀山县 | 台中县 | 河北省 | 中牟县 | 霍城县 | 曲周县 | 兴山县 | 铜鼓县 | 吉林省 | 临泽县 | 南城县 | 洞头县 | 阳谷县 | 阜宁县 | 常熟市 | 邻水 | 松江区 | 杭州市 | 林口县 | 漯河市 | 武夷山市 | 宁陕县 | 报价 | 博白县 | 信宜市 | 朝阳市 | 夏津县 | 左贡县 | 苏尼特左旗 | 定结县 | 冀州市 | 莱西市 | 富源县 | 乌兰察布市 | 宣城市 | 文昌市 | 和林格尔县 | 乐平市 | 辰溪县 | 德清县 | 临邑县 | 蓬溪县 | 增城市 | 西充县 | 钟山县 | 金乡县 | 丽江市 | 邓州市 | 玉门市 | 临武县 | 松溪县 | 鹰潭市 | 新源县 | 肥城市 |